老西藏 新西藏
2013-09-26 10:13:52   来源:21世纪网   点击:


西藏
 

  从8月17日到8月31日,“角落里的中国”从拉萨到日喀则到中尼边境的小镇樟木,历时半月,行程近千公里。

  其间,行迹所至之处,不仅有繁华的城市,也有古老的村庄,还有富于异域风情的小镇;畅所欲言之人,不仅有藏族的官员,援藏的干部,也有企业主、个体户和底层谋生者。这些景象与话语在归程后仍不时回现,在记忆里共同构成一个古老的西藏、一个现代的西藏。

  新旧生活交织

  西藏很多地方的旅游宣传语都是“人间最后一片净土”、“一生必去的地方”,很多人来此,或为难得见到的雪域高原,神圣湖泊;或为涤荡心灵,忘却俗世,而真正的净土在藏人的心中,在手中的念珠和转经筒上,在每一次磕长头的朝拜和转山转湖的信仰里。

  每天太阳刚升起的时候,他们就来到大昭寺磕长头,带上几元或者几角钱,布包里捎上自家做的酥油,添在寺内的长明灯里,熙熙攘攘的游客也丝毫不影响这份淡定。

  八角街像一双合拢的手臂,环绕捧托着大昭寺。这是一条繁华的街道,热闹非常,与大昭寺内庄严肃穆的气氛既矛盾又统一。佛教与尘世,宁静与喧哗,虚无与真实,灵与肉,天与地……这一切似乎形成了拉萨的另一种魅力。

  八角街是一条宗教的江,也曾是藏民生活的河,那永难磨蚀的民族风格,全部汇集其间。但在现代的拉萨,藏民已经很少到八角街买东西,因为那里已经是各种旅游纪念品和假冒产品的天堂,这是现代化和逐利性赋予拉萨的另一面。

  当地一位藏文化研究专家曾在上世纪就写下这样一段话:“人们渴望幸福,渴望着现代物质文明带来的新生活,也渴望着尽快地与世界并驾齐驱。然而兴奋之余,使人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困惑与失落。我们的文化,我们的传统又将植根于何方?人们隐隐约约地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。”

  但无论如何,现代化是一股洪流,在一地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,叩问这样的问题还尚显太早,传统总是回过头去捡拾的珍宝,这种冲击是任何一个地方都需经历的过程。

  不过,繁华只是如星星灯火点缀在幅员辽阔的西藏,还有更多的地方,保留着原生态的生活习惯,游牧的藏民们在有河流和草场的地方扎起帐篷,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大事,便是诵经。

  从拉萨往西南一路行走,走得越深越能感受到。等到过了日喀则市区,到了下面的定日县、拉孜县,又是一番古老景象。在我的采访中,几次遇到因为语言不通而无法交流的问题,我只能用眼睛去看,用心去感受。

  驱车到边境小镇樟木,经历了一段人生最险路程,中尼公路上的飞石、激流和浓雾,曾埋葬了上百位修建这条边境之路的战士,如今都长眠在樟木纪念园的郁郁葱葱中。

  樟木是一个最不像西藏的地方,我想评价它为西藏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地方也不为过。这里满眼的绿色和湿润的气流,是远比繁荣的贸易往来更吸引我的地方。

  藏区遇到的人们

  然后,我想说说除藏民以外的西藏的人们,回民街上卖虫草的回族人,拉萨大街上拉车的甘肃人,纳木错湖边开板房饭店的四川人,还有八角街上做生意的全国各地人,他们随气候迁徙和谋生,代表了这里的喧嚣和宁静。

  另一类人,是在藏经商的企业家,十几年前,他们来到这里,带来独一无二的商品,填补了当地的空白,他们冒着生命危险,迅速积累了财富。多年后,他们的产业扩大无限倍,但偶尔也会感觉世事变迁,力不从心,他们最大的担忧是,财富离不开高原,身体却想回到家乡。

  还有一类人,是大批的援藏干部和在藏外地干部,把他们分开说,是因为援藏干部是三年就要回去的,而在藏工作的外地干部,很多都是要在西藏退休。在半个月的采访中,我遇到了太多,有的一个部门就汇聚了全国各省的干部。他们从想回去到不回去到安定于此,一是因为组织的安排不能违背,二是因为这里人事相对简单。

  最后,我想感谢西藏宣传部和日喀则地区宣传部的联络对接,感谢西藏工商联等各部门,感谢上海援藏干部,没有你们的帮忙,也许行程走不到最后。但我更想感谢的,是西藏干部的坦诚相待,让我的采访变成一次次的聊天,这样的经历让人愉悦。

  向古老的西藏致敬,向现代的西藏致谢,此为小结。
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西藏 拉萨 文化 生活

上一篇:骆驼泉边,听东迁传说
下一篇:游客乱刻“到此一游”可能被拘留

分享到:  
联系我们 

电话:4000-418-428

Q Q:2876670504

邮箱:news_sy@chnart.com

微博: